自全国各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以来,越来越多人加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前方,无数医护人员奔赴一线对抗疫情,而在后方,各行各业的工作者立足本职工作、发挥专业技能,构筑起一道抗击疫情的无形防线。为致敬这些平凡岗位上不平凡的坚守,新浪厦门特别推出#有我在 温暖在#系列策划。

  [本期人物]厦门市公安局警务航空中队负责人/李健

  新浪厦门: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到防疫任务的?介绍一下团队工作内容?

  李健:我们团队现在8个人。每天有出去扫街喊话宣传的;有到高速路口监测车流的;有去消杀的。从除夕当天晚上开始,针对一些以往年人流较多的重点区域巡逻。在一些人员聚集的地方,比如中山路,轮渡等,利用无人机喊话来劝导群众不聚集、戴口罩。初四开始,有几个卖口罩的集中点,人员比较多而且密集,一些现场还没有监控,我们就利用无人机做人流聚集点的监控,再图像实时回传到指挥中心实时调度警力。到了初五、初六,当时有些人假期还没推迟,考虑到有可能出现返程高峰,我们到高速路主要路口进行车流监控。2月9号那天,几个高速路口都出现了较长的车流拥塞,在分流的时候,我们利用无人机沿着堵住的车流,一路喊过去,提示大家往下一个出口,当时成效很明显,大概半个小时,本来是三车道3至5公里,我们喊完大概就缩到单车道一公里左右。返工后利用无人机进行高空的喷洒消毒药水,对一些重点场所,包括火车站,城中村的社区,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针对医院周边,隔离病房周边进行全方位的消杀。

  新浪厦门:从利用无人机投入抗击疫情工作开始,你们大概每天要“飞”多久?

  李健:我们扫街喊话的时候,一天要飞七八个小时,大概要“飞”二十几块电池。从除夕开始就天天都在“飞”了,从高速路口后来到一些防疫检查站,联合检查站的这些点都有去飞。最近这两天以消杀为主,针对返工潮会出现,我们对公共场所进行重点部位的消杀。 因为无人机效率高,我们一个早上就可以喷20多桶的药水,累计我们到现在已经飞了七八十万平方米了。

  新浪厦门:在无人机扫街的工作中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

  李健:因为无人机扫街群众比较少见,所以本身就能吸引群众的目光。在扫街的时候,有遇到几个小男孩,他们在无人机镜头下摆pose,动作表情都配合,我们一喊,都会带起口罩,遵守我们的劝导,很可爱,让我印象深刻。

  新浪厦门:您刚才提到的无人机消毒之前有操作过吗?当时是怎么想到的可以无人机消杀的?

  李健:无人机消毒是第一次投入实战,用于防疫情抗疫当中。当时是因为看到一些公共区域,都有人拿着手持的单桶消毒器在消毒,我就想到如果从空中往下喷,成效不是更好,而且又有现成这种机器可以使用。我本身无人机接触的比较多,有一款无人机叫植保机,平时是用来植物保护的,可以喷洒农药等,它的原理跟我们人工手持的喷雾消毒器是一样的,但是它有8个喷头,而且速率效率比较高。但当时我们没有这个设备,所以就特地叫一个队员连夜赶到莆田去把设备载过来。调试之后,针对一些重点的部位进行消杀,当时我们试验完发现这种机器比人工在地上喷洒药水的效率高达近百倍。它的8个喷管可以同时喷,一次可以载32斤的药水,载重量大,喷洒区域广,而且从高空往下喷,能够很好的消除可能存在的气溶胶传播途径。还有在无人机自己本身的风力往下压,且它移动速度快,飞过去就是一整片无死角全覆盖。利用无人机消杀可以避免消杀人员直接进到疫区里面去,避免了接触上的这种风险。

  新浪厦门:无人机消毒既然是第一次投入实战中,那在消杀的过程中有遇到什么困难?

  李健:主要就是在一些城中村消毒的时候, 因为喷洒药水的飞机是一个大家伙,轴距约两米,在社区里面飞就要非常小心,因为电线比较多,所以说在操作的时候难度比较大,特别考验操控的本领。

  新浪厦门:这一次我们无人机加盟防疫工作,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李健:我们在用无人机抗击疫情的工作中,去之前有些群众,包括有些单位都不知道无人机还有喷洒的功能。有些单位会说:“已经组织消杀了,不需要再无人机消杀。”我们实地实操给他们看了以后,包括一些较高的地方都能覆盖到,他们都纷纷觉得无人机非常好用,也消除了他们之前的怀疑心理。能在这次抗疫过程中能发挥我和我的无人机的作用,觉得很欣慰。